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gaofen.info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笔趣阁小说网【gaofen.info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旅明》最新章节。

入夜,月落乌啼,江枫渔火,夜半客船衔尾而行。

不同于往日零散的渔船。这几年间,古老的江南水乡,悄然间出现了长龙般的夜航船队。

打头的领航船,桅杆上悬挂着两道旗号。

左竖旗曰:“江南客运总站”。

右竖旗曰:“杭州公交总公司”。

方头方脑的平底客船,毫无疑问是穿越人士的手笔。这一款由上海内河造船厂建造的通运型客船,船舷上有拼音和中文组合起来的舷号:“HK-038”。

杭州客运38号船。

月暗星稀的余杭塘河上,038号正引领着身后一长串各式民船,静悄悄往东航行着。在038的船头,一道由大型煤油灯和玻璃反光半球组成的夜航灯柱,撕破了夜空,照亮了前方的河面。

这道明亮的灯柱,并不是塘河上唯一的夜间光线来源。

江南客运总站这些年来不光是吸纳流民,疏通水道,清缴盗匪。现如今,杭州通往上海的主干河道,每隔一段距离,岸边都会有一处小型的河道照明点。

接力式的“陆地灯塔”,给夜航船队提供了精准的定位服务,令夜间行船的安全性和速度都大大增加。项目间接地推动了三角洲地区人员物资的流转速度。

类似于这种带有后世思维的公共服务项目,这些年来,不断出现在了江南土地上。

土着们一开始自然是迷惑不解的......“此等白烧银子的营生,能做得几日?”

然而随着时间推移,当初的疑问早就烟消云散了。土着虽然理解不了社会公益项目是怎样参与经济循环的,但这并不妨碍大家“无缝白嫖”。

于是,就有了每天正午12点的杭州-上海客货船队。公交公司的班船其实只发一艘,但土着船只现在都习惯跟在后边“蹭路”了。

这一类大型公益项目,其所带来的收益,明面上并不起眼。但潜移默化间,就会影响到大众对于某件事,某个人,乃至某个势力的看法。日积月累水滴石穿,渗透到位了,工作也就好做了。

当然了,几千年前就建立起大一统帝国的的土着精英,怎么能看不出这些大项目背后所带来的民心向背?

然而这没有卵用...巨大的实力差距,导致精英阶层看在眼中却无力阻止。温水煮青蛙式的焦虑,在某些群体中,早已是经年话题了。

这里面当然也包括了缙绅预备役吴法正同志。

明亮的煤油灯光下,吴法正用猷劲的笔锋在白纸上落下最后一笔,轻吁一口气。

接下来,他拿起桌上的铜笔帽收了笔锋,然后习惯性地用指头敲击着桌面,开始检查起刚写的文字。

文章的内容比较杂,其中大多是吴法正一路行来的所见所闻,期间还穿插了一些他个人的见解和思考。

说白了,就是吴法正的日记。

而他这年许日子下来,每天一篇文章,已经积攒了不少文稿。吴法正打算将来有朝一日回乡,将文稿整理后,找机会付梓出版...书名他都已经写在硬壳封面上了:《南域游记》。

仔细检查一遍文章,吴法正郑重收起书稿。接下来,他拧开一个精巧的银杯盖,喝了一口玻璃旅行杯中的龙井茶水。

拧上盖子,吴法正再次端详了一番手中的“旅行杯”。他非常喜欢这个透明的水杯,尤其是杯盖内环的“螺纹”,拧上去后严丝合缝,滴水不漏,极尽机巧。

......除了杯盖上那个“膳魔师”的古怪印章外,这个杯子的一切他都喜欢。

放下杯子,吴法正望了一眼舷窗外。

今夜月色不明,河面上一片黑暗。不过吴法正知道,大约再过半个时辰,窗外就会有一处亮着灯火的院落出现。

届时,院落高处会出现灯柱和明灭不定的灯火。

来自山西的吴法正,知道那是和船队交流的“灯语”...他见过边关墩台上的明军使用灯火。

差不多又过了半个时辰,大约是晚上11点左右,吴法正预料的时间内,窗外果然亮起了灯火。

吴法正现在心如明镜:这一套灯火传递的信驿,就是照着船行半个时辰的路程来安置的。

只不过,看这意思,大约这“墩台”是要一直从杭州延伸到上海去。

“手笔不小!”

最终都囔一句后,吴法正熄了灯火,在微微摇晃的船舱里睡了过去。

第二日一早,随着嘈杂的声音闯入舱房,吴法正知道,嘉兴到了。

到了嘉兴,杜家雇的船就停在了码头,和船队分开了。吴法正这边洗漱穿戴停当后,便随同杜少为下船,开始拜访杜家在嘉兴的亲朋好友。

这一串门就是两天时间。待到杜少爷在嘉兴的前辈都拜访完毕,客船复又起航...依旧是正午,依旧是跟在从杭州发来的班船身后同行。

如此走走停停又过了一日,船至松江府后,又停下了。

到了这里,杜家雇的这艘船,就算是完成了历史使命,被打发走人了。而杜少为一行人,则就地在松江的一户缙绅家中落了脚。

这户缙绅姓赵,是杜家至交兼姻亲。杜少为在赵家,是按照侄少爷的待遇来的。所以杜少为进门后,赵家老爷不但亲切招待,还专门拨了一处院子给旅行团的人住。

接下来几日,不用说也知道,杜少爷又要拜访亲朋好友了。

身为“公派”旅行团团长,杜少为这一趟身上的担子也不轻......他不光是初次代表家族在圈子里亮相,还要隐晦地将自己所代表的政治立场传递出去。所以这一趟出门,杜少为首要的事情,就是和圈子内部沟通交流。

作为好友,吴法正杜少为的意图心知肚明。左右他也没事,便陪着杜少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东奔西走,花了不少时间,最终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。

等一切结束后,终于,八月中旬的一天,旅行团坐着赵缙绅家的轻舟,由赵缙绅家的二管事做向导,踏上了去上海港的道路。

眼下的上海海岸线,还远没有扩展到后世那个地步。少了三百年的江沙瘀积,像后世浦东国际机场这些临海地块,在明代还是鱼鳖畅游之所。

同理,人们口中的“上海港”,也只是近几年才在沿海渔村上发展起来的新兴港口城市。

这边厢,船行半日后,站在船头的二管事,笑呵呵地对杜少为指道:“侄少爷,再有五里路便是上海港了。”

船未至上海港,两边的风景已然不一样了:渐次增多的各式车辆,以及不时出现在河岸边的红砖长条型小楼,还有玻璃窗户和平整的煤渣马路,都预示着上海港不远了。

“嗯,进境委实了得。”

摇着扇子的杜少为,在脑中比对了几年前自己来此地的记忆后,不禁对上海港周边的发展速度下了定语。

不久后,轻舟终于行至了港口外围。这一刻,原本默不作声的吴法正,脸色终于变得惊异,开始不停张望起来。

没有见识过大工业场景的土着,忘不了这永生难忘的震撼一幕。

巨大的方型红砖建筑,直冲天际的粗大红砖烟囱,滚滚浓烟冲天而起。

沿岸,高耸的塔吊林立,无数大船驻泊其下。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铁臂,犹如鬼神般抓起网箱,将其吊放入长龙一般的黑色厢体内。

下一刻,长龙般的小火车,冒着黑烟,在光滑如镜的水泥地面上,沿着铁轨快速驶去。

与此同时,成千上万的人流,不停在港口各处劳作着。

人数最多的群体,是多达数千的建筑工人。他们冒着酷热,沿着海岸线两端,永无休止地扩建着码头和道路。

其次,是常驻港口的造船工匠。

这些人犹如蚂蚁一般,在各处船体上爬上爬下。从他们手中,一艘艘新式船舶陆续建成,驶出船坞。

最后,在港口的商业区,还有无数前来此地做生意的土着。繁华热闹的景象,巨大的人流,由此造成的压迫感,令习惯了地广人稀的初来者,感到极度不适。

吴法正自然也是不适的。从码头上岸后,他委实花了一阵功夫,才从震惊中解放出来。

“是愚兄失态了,不意天下尽有此等去处!”

杜少为闻言哈哈一笑:“不瞒吴兄,前年弟初临此地,也是同样失态啊!”

说话间,经常来港口办事的赵家二管事,便带着一行人在港口游览起来。

和满眼花花,极其想去商业区嗨皮的下人们不一样。杜少为吴法正二人,有志一同,首先去观瞻的,却是空气中漂浮着黑色煤灰的港口区。

然而可惜的是,港口区新建的蒸汽动力厂区,是禁止参观的。这让兴致勃勃跑来研究大烟囱秘密的某些人极度扫兴。

无奈之下,杜少爷只能带着大伙,沿着码头区,先参观一番小火车运输系统和造船厂。

不想这一看,却再次令杜少爷目瞪口呆...哪怕他已经对此地有了一定免疫力......就在港口北端,一处巨大的船坞外,水泥地上整整齐齐排列了几十门巨炮。

船坞内,一艘舷号为大食数字003的,小山般的巨舰稳稳漂浮在水面上。两旁的吊臂,正在将巨炮吊装进巨舰舱内。

“此等军国重器,就这样任人窥伺?”

吴法正再也忍不住了,他现在脑中极度混乱:冒着黑烟的工坊不许人接近,偏偏这等闻所未闻的巨炮和巨舰,就摆在那里随路人细看。

“好教吴少爷知晓,这是我上海船厂出的第三艘大舰了。”

一旁二管事听到吴少爷言语,脸上终归忍不住露出了见到土包子的微笑:“您老是没赶上时候...曹大帅的炮舰,其实逢年节修整,都是许人上船观瞻的。”

下一刻,矮胖的二管事踮起脚尖望了望船坞,口中喃喃自语道:“这是放水起船了,怕是下旬就要出海!唉,不知哪路宵小又得丧胆!”

笔趣阁小说网【gaofen.info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旅明》最新章节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

上品寒士

贼道三痴

乾皇传

轩辕神邸

重生日不落当海盗

暗夜拾荒

在完美世界中打卡

天衍真君

美人计:独占帝王心

古同月

仙妻驾到:庶女医妃

公孙墨